你所在的位置: 洞頭網 > 人文洞頭 > 百島刊物

平特一肖不中:一只“火貓兒”的舊時光

2016年01月08日 08:44:24來源:洞頭新聞網字體:

长平特大交通事故 www.xfgfu.icu   那只黃色的火貓兒蹲在一條藍黑色的圍裙上,露出半邊身子,閃著柔和的光澤;圍裙搭在那雙干瘦的膝蓋上,皺皺的,幾滴番薯粘液膠在上面,干了,變粉狀,那雙青筋盤踞的手把污漬抓在手里,使勁地搓了幾下,那粉狀的番薯汁液淡了一些,污漬仍是醒目的,但僅憑搓揉是去不掉了,那雙手不再做無用功,捂住了火貓兒。手的主人已老,戴著黑色錦絲絨帽子,瞇著眼,倚坐在一張舊竹椅里打盹,不時蠕動著干癟的嘴。舊竹椅靠在院子的一個墻角邊上,這方斑駁的土墻一角有著屋里沒有的陽光,此時的陽光,剛從宇宙這個大蒸屜里橫空而來,溫熱、噴香,讓舊竹椅里的老人似睡非睡、心滿意足。

  她的腳下,一只黃狗趴著,和老人一樣的表情,昏昏沉沉,聽到門口來來往往的聲響,挪也不挪,只是不時費力地睜一下眼,眼珠子還沒轉完一圈,又緊緊合上,它謹憑此一眼,以示已盡職守。院子的地上有掃帚清掃留下的痕跡,長短不一,深淺各異,但又有什么關系呢,院子是整潔干凈的、它的主人是勤勞能干的,這,最要緊。

  火貓兒一動不動,我偷偷往它的肚子里塞幾顆玉米粒,沒過一會兒,啪啪幾聲,玉米粒爆開了,火貓兒叫了,它的主人睜開眼,像平時一樣,輕言細語:“阿彌陀佛,你又貪吃了!”我趕緊掀起火貓兒的帽子,取出開花的玉米粒,此時,它已經華麗轉身,變成香噴噴的“爆米花”。我邊撿邊“嘶嘶”呼氣,她看著我的饞狀,哈哈大笑,干癟的嘴巴大張,只有三四顆殘牙。

  鄰居阿婆剛好來串門,也抱著火貓兒,她招呼我,“剛放進花生,待會兒給你吃!”我盯著沒牙老太太,我的外婆,眼光在她臉上逡巡,就像一只火貓兒,吐著煙軟之舌,討好地舔了又舔。她得意的微笑,看出我的心思,騰出右手食指在我臉上輕輕劃幾下,羞我:“饞嘴長大沒人要!”轉頭對鄰居阿婆謝道:“你恁哄她,囡兒嘴更饞了!”花生香味散發出來,爽、脆,我毫不客氣地打開鄰居阿婆的火貓兒帽子,火中取花生,還氣勢洶洶地回應剛才的取笑,“沒人要就沒人要!哼,我還不想哩……”兩張就幾顆零落牙齒的嘴巴,同時發出玉米爆花般的聲音。

  日近晌午,火貓兒熱氣不繼,萎靡不振,外婆差我帶它進食。我起身,撣撣身上的花生殼末,邊磨著嘴里殘留的香味兒,邊提溜火貓兒進屋。外婆在身后喊,“站在檐下緊緊閉一下眼,再睜開,就不會發暈了。”我照著做了,果然如此。舅媽剛好做完中飯,灶膛里留有幾塊火力衰退、只剩紅紅的炭心,這就是特地為火貓兒留的“食物”!

  我用火鉗夾出來,放入火貓兒的肚子里。嘿嘿,跟在外婆身邊多時,我也懂“喂貓食”啦——不能太多烈火,火太猛,會炙傷外婆的老皮老肉,烤壞她的大襟衣服,更會嗆住她的呼吸道,不利她長命百歲;但也不能將炭灰燒太過,那樣熱量持續不久,讓外婆感受不到足夠的暖意。得先用小鐵鏟將火箱里原有的灰燼挖出,然后將灶膛里燃盡的的炭灰撮進,用火鉗夾些紅炭心埋在灰燼中央,上面再灑一層帶火星的灰燼。如此一番,整飭妥了,外婆要用時,溫度剛好適中。

  我將火貓兒送到外婆手中,她急急用圍裙將之圍住,不知是怕火貓兒冷了,還是怕自己燙著,或許兼而有之。這下,你總該知道火貓兒是啥了吧?

  “火貓兒”,是我的老家大門島對火廂、薰籠的昵稱——一只帶火的貓,多形象啊,它傳遞的不僅是寒冬里的溫暖,還有幾分無可言說的親密和貼己;朔風凜冽三九天,因有了這只與眾不同的“貓”少了幾分畏怯。

  海島冬天,溫度并不低,但陰冷、濕氣大,極易長凍瘡,與北方之干冷不同。在我記憶中,火貓兒,大多屬于老者的冬季標配。在漁村,即使寒風刺骨,大人們也總有干不完的活,很少正兒八經地在家坐享火貓兒的溫暖。只要有空,只要天氣晴朗,孩子們如鷂鷹飛來飛去,成群結隊,自有驅寒的游戲,也根本不屑視為舊物的火貓兒。

  幼時嚴冬來臨,火貓兒成了孝敬家中老人的緊俏貨。我外婆那只火貓兒是純銅做的,小巧玲瓏,在天寒地凍時節隨身攜帶,時日一久,她渾身上下沾染了一種干爽的松香味,極是好聞?;鵜ǘ竊殘蔚?,體態豐潤,下部是銅片打磨成的小圓筒;上面是銅質蓋子,圓點鏤空,可確??掌┩?,讓炭火在里頭持續燃燒散熱。外圍還扣著一個把手,拉起來可提,放下去可抱可托。這只火貓兒在外婆經年摩挲下,銅質潤和,發著柔光,置于膝頭,真真像極了一只小黃貓。

  夜晚,我做作業時,外婆將小火箱放在我腳下,暖意,頓時從腳心升騰而上,學習似乎也更加帶勁了。入睡前,外婆撕幾片橘子皮放入火箱,將火箱塞進冰冷的被窩中,沒過多久,就聞到床上陣陣橘香,我和表姐妹們圍著外婆,擠在她的寧式大床上,或聽外婆講古,或和姐妹們分享當日見聞,嘰嘰喳喳,好不熱鬧。末了,我們還搶著給外婆發髻卸簪子、拔珠花、松頭發,嬉鬧不止,慌得外婆忙叫,“留心,留心,火貓兒會翻倒爻”。長大后,才知道溫州俚語里,真的就有一句“火貓兒打到”來形容危險極大,情況嚴重。每每聽到,好像那只黃色的老伙伴“火貓兒”悄無聲息來臨。

  我見過的南方火貓兒大多體型嬌小,多年前,我在西南求學,曾在一大戶之家舊宅,見過一個舊火箱,其型之巨,簡直是“火虎”,其功能之多,令人咋舌。其頂部是一個架子,四方如“井”字,可放置鐵鍋、沙煲于其上;頸部不高,約一巴掌高,身子呈塔形向四周傾斜,在它的外圍由四片木板拼接而成,可供四五人同坐不成問題。隆冬時節,一家人圍坐火箱上,喝茶、吃食、閑聊,甚至看書、下棋,屋外寒風怒號,屋內暖意融融。如此生活,何等的巴適、安逸!

  讀《紅樓夢》時,常見“暖閣”、“火箱”、“熏籠”等器具出現,林黛玉進賈府當晚就是被賈母安排在暖閣里歇息;寒冷時,寶釵等“四人團坐熏籠上敘家常。紫鵑倒坐在暖閣里,臨窗做針線。”寶玉打趣這是“冬閨集艷圖”??蠢?,在漫漫冬日,放慢前進的腳步,藏匿精氣,安詳過活,自古有之。“三余讀書”,一手持卷,一手輕撫“火貓兒”,在極易昏沉喪失心志的時候,越要保持內心的明媚和堅定,或許,這就是一只“火貓兒”在舊時光里留給我們的無聲物語吧。 林秀蓮林秀蓮

林秀蓮

 

 

 

 

 

關鍵詞:

編輯: 丁靜

洞頭新聞網版權與免責聲明

①凡本網注明"稿件來源:洞頭新聞網"的所有文字、圖片和音視頻稿件,版權均屬洞頭新聞網所有,任何媒體、網站或個人未經本網協議授權不得轉載、鏈接、轉貼或以其它方式復制發表,已經本網協議授權的媒體、網站,在下載使用時必須注明"稿件來源:洞頭新聞網",違者本網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。

②凡本網注明"來源:xxx(非洞頭新聞網)"的作品,均轉載自其它媒體,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。

③如因作品內容、版權和其它問題需要與本網聯系的,請在30日內致電,聯系電話:0577-63430005

北京pk10赛车规律 七乐彩走势图表近50期 欢乐生肖怎么玩 麻将下载 彩票最准计划 疾风pk10计划 排九牌大小顺序图片 球探网足球即时比分 后三组选包胆有没有漏洞 nba赌球单双玩法 马洪刚决战澳门 赌大小单双软件下载 11选5稳赚技巧方法 河北快3计划软件下载 大乐透啥时候停售 双色球开奖时间前结束购买